馄饨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馄饨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10:32

邻居太太是杭州人,做菜很有一手。上次来我家爬梯,带了一盆烹小黄鱼,是席上最受欢迎的一个菜。问她怎么做的,她用名厨惯有的轻松口气说,很简单的,很简单的。用盐腌了,下到油里两面轻轻煎过,再用少许糖醋汁烹软,淋上新鲜柠檬汁。聊到自己做酒酿,我总算插得上嘴,下个星期回礼,装了一饭盒给她。她又回礼,请我们吃她做的馄饨。

那馄饨,皮子象纱一样薄,馅子是猪肉、小青菜、香菇和虾仁,极鲜极嫩。我家先生连声赞好。我家挑嘴的女儿,空前地主动吃了好几个。之后好几天,一提到邻居阿姨,她就说馄饨。我当然也觉得好吃。但是他们父女俩这么直白的流露,即使对我这个不小心眼儿的主妇,也多多少少是一种恶性刺激。

这种刺激,让我不禁想起多年前的一个小故事。

那是20多年前了。我妈妈80年代初出国当过一阵访问学者。那是大陆刚刚开放的年代,一代大学毕业了没怎么干事业就不停参加运动的中年学者,经过层层考试选拔,终于有了出国学习的机会。出来之后,一方面,因为机会来之不易,学习工作起来,比年轻人还有劲头。另一方面,人已中年,有家有口,但是只身在外,过着一种大学生似的单身生活。于是,他们白天晚上泡在实验室、办公室,而周末和节假日,就常常聚众活动,专业类似的凑在公寓里开seminar,专业不相关的一起聚餐、出游、同逛跳蚤市场yard sale……

跟我妈妈关系不错的一圈人里,有一位搞数学的L叔叔。因为专业关系,他基本上是在家工作,整天也没个人说话。他本来就比较内向,朋友不多。朋友们聚餐,他最开心了。他自己不会做家务,做菜就更甭提了。所以每次聚餐,他的任务是到各处去借盘子---他的记性奇好,哪个盘子是找谁借的还给谁,从来没有弄错过。L叔叔自己最著名的菜式是清水煮鸡腿,一个星期煮一锅,每天舀出一大勺来下点面条吃。可以想见,到了临近周末,那鸡腿的物理性状还能美观得了么------难怪被一位阿姨命名为ShiBaBa鸡。

这个阿姨姓J。经历很有点意思。上海人,名牌大学高材生,可是碰到运动风口浪尖,被分配到内蒙。去的时候二十出头,到文革结束,也快四十了。出国的名额,大城市当然比例大,全内蒙就她一个考出来了。要是不说,谁也不会看出她的背景,不知是她原来就那样,还是被环境磨炼的,皮肤黑黑的,一点儿南方口音也没有,说话粗门大嗓,笑起来哈哈哈,牙齿特别白。可是她又绝不是北方老娘们儿那种混不吝的作派,相反的,她是有点傻乎乎的天真少女的劲儿,用北京话说,有点二二呼呼的。我妈妈跟J阿姨关系很好,我妈妈说J 阿姨的性格开朗,谁出去玩儿,都爱叫着她,她从来不给别人添麻烦,就管带来欢乐,不象好多中年和准中年妇女,仗着男的多,女的少,事儿特多。

J阿姨和L叔叔年纪相当,比我妈妈小一点儿,他们俩谈起来,算是完全的同龄人。J阿姨实验室的工作不太忙,有时候中午就去找L叔叔一起吃午饭,偶尔我妈妈不忙,就他们三个人一起。因为J 阿姨的性格好,周围的朋友们并没人窃窃私语。

J 阿姨很会也很爱做菜,她说是当年在内蒙,闲得没事,照着菜谱钻研过。可惜她先生挑食,不吃肉,只吃鸡蛋和豆腐,水果也不吃---小时候他父母是老革命,他在延安保育院里长大的,没吃过,吃不惯。内蒙当年冬天吃完了土豆吃白菜,J 阿姨想起嘉兴的粽子、宁波的汤团,郁闷死了,她先生却安之若素。“过不到一块儿去!” J 阿姨常常这么总结。她跟我妈妈好,所以她的事情我妈妈都知道。J 阿姨始终下不了决心离婚,主要是因为她的独生子先天心脏病。她出国很大一个动力就是攒点儿钱,回国带儿子上北京做手术。

等我妈妈他们一批人相继都回国以后,J 阿姨真的带着儿子到北京儿童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她儿子跟我同龄,手术前比当时瘦猴儿一样的我还要小一圈儿,后来长成了一米八的帅小伙儿。J阿姨和她的先生,磕磕绊绊,一路走过来,到如今变成了“老伴儿“,老来相伴。

J 阿姨她回国之后,当时一起做访问学者的朋友们,在大城市的大学研究所里,要么申请科研经费,要么教书育人,把学到的东西都用上了。而她呢,做不成事业,因为英文好,光带着自治区的领导出国考察了,成了个外事翻译,太不甘心。J 阿姨的先生,父母是老革命,解放后离异,分别组织了家庭,各自又生了子女,到老了,惦记起大儿子,在离休前帮了帮忙,这才把这一家三口办进了北京。J 阿姨也还是没法专业对口,改成坐机关。她说,那也行,至少能给儿子一个好点儿的前途。

J阿姨搬来北京的前后,常常来办事,会到我们家玩儿。有一次她自己一个人来的,干脆住在我们家。白天我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她在家给我们用平铛做了一盘子“烤鸡”。晚上回来我们一吃,呵,味道好极了。

那天晚饭时分,住在附近的L叔叔,带着夫人和儿子到我家,来看望远道而来的J阿姨。L叔叔的夫人也姓L,L阿姨身体不太好,家务上当然比L叔叔能干,不过似乎也有限。他们家的作息比较个别,每天下午下班下课回来,全家先吃点心垫补垫补,一般是牛奶配糕点。吃完不太饿得慌了,L叔叔和儿子该做功课做功课。L阿姨歇上一个小时,才开始做晚饭。晚饭吃上,怎么也得八点多快九点了。吃完饭,仨人再各自学习会儿,才睡觉。

那天L叔叔一家来到我们家,正是吃他们的正式晚餐之前那段时间。我们一家子跟J阿姨,正在欢快地吃烤鸡。J阿姨一点儿没把自己当外人儿,顶替了我妈主妇的身份,里里外外张罗着拿碟子拿筷子,给L叔叔一家三口都盛了烤鸡吃。L阿姨吃了,称赞好吃。一扭头,看见L叔叔和儿子,脑袋扎进碟子里,啃得正来劲,客气话儿也顾不得说了。J阿姨问他们还要么,那父子俩根本精力没注意到L阿姨小刀子一样锋利的眼神,齐声说:嗯,再来点儿,再来点儿!

我们家人看了,都快笑出声来了。可他们四个人,浑然不觉。J阿姨专注地推销她的烤鸡,L叔叔父子专注地对付烤鸡,L阿姨专注地在心里运气、用眼神杀人。最后走的时候,L阿姨估计是压抑了又压抑,才没有发作,维持着端庄,跟我妈妈道别,几乎咬着后槽牙跟J阿姨再见,然后一手死死拉住儿子、一手狠狠地推着L叔叔,走出门去。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第二天J阿姨没有回我们家吃晚饭。她提溜着我们家的平铛,上L叔叔家去了,手把手地给L阿姨传授烤鸡秘诀去也。L阿姨就是之前风闻J阿姨和L叔叔在美国走得比较近,心里难免做酸,经此一役,也能体会J阿姨就是那么一个人,其实完全不用在意她。不过,这顿烤鸡对一个主妇心理上的打击,是怎样一种难于言表的、微妙的感觉,时隔二十来年,我终于因为邻居太太送的馄饨,才多少小有体会。

美味吃完几个星期后,我们在院子里玩儿,跟邻居聊天儿。我女儿童言无忌地直接管邻居阿姨要馄饨吃,我先生落井下石地撺掇我请教请教。我只好努力地在脸上堆着微笑,尽量遮盖着铁青色不要显露出来,以虚心的口吻询问:你用的馄饨皮是哪一种?

经过邻居太太的指点,周末我到中国店买了“真味”牌扁肉皮(又名超薄馄饨皮),拌了小青菜香菇虾仁的肉馅,包了一百个馄饨,冻在冰箱里。不服不行,水平确有大幅度提高。在邻居太太祭出下一个杀手锏之前,主妇我,暂时可以平安一阵子。
Last edited by silkworm on 2009-05-12 12:20, edited 6 times in total.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0:44

蚕写个馄饨都带这么生动的段子。真好看!

猪肉、小青菜、香菇和虾仁,很典型的馄饨馅子,可以再放些荠菜,荠菜香却比较干,和青菜里的水分搭配起来正好。单放虾仁也太‘素’,所以还得掺点肉。

不过我从小吃的菜肉馄饨都是大馄饨,皮不是顶薄。真正薄的是小馄饨,绉纱一样的皮儿,透明。小馄饨呢,放菜的就不多见,要么纯肉,要么虾仁猪肉。你的邻居太太很细致啊。

这个北方人和南方人的口味真是不一样。记得汪曾祺写过某菜,说怎么怎么做(好象是放什么酱煮),“则为南方人不喜”。果然的,除了江南菜,也就湖南菜能引起我食欲。四川以外的川菜,我现在也都不想念。

火星狗
Posts: 3171
Joined: 2006-03-03 13:56

Post by 火星狗 » 2009-05-11 10:52

蚕对自己真是严格要求,要是我这个坏人,就不接茬,或者说:那你努力和她搞好关系多去蹭蹭饭吧。 :mrgreen:

不过学会了包好吃的馄饨也是收获啊。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10:52

我们这儿是北美菜系。全不管大小之分。 :lol:

嗯,邻居太太全职在家,即使穿着运动服在院子里割草,也化着淡妆。门对门住着,我有一次周末早上没打电话直接去敲门问一件事,她黄了一张脸来开门,吓得我之后一定先打电话在过去,不然太失礼了。
Last edited by silkworm on 2009-05-11 10:55, edited 1 time in total.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0:54

不过学会了包好吃的馄饨也是收获啊。
这话听着很有“日本影视剧字幕味儿” :mrgreen: 。火星同学除了对毛姆着迷,还有空看其它的哦? :mrgreen: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0:56

silkworm wrote:即使穿着运动服在院子里割草,也化着淡妆。
我揣摩了一下蚕写这句话时的心理活动 :lol:

Knowing
Posts: 31073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9-05-11 10:57

菜肉一般都是大馄饨。
我也偏爱小馄饨。不过爱吃小馄饨可能是习惯,外地人没说喜欢吃大馄饨超过小馄饨的。
小时候每次出门吃饭我妈都有这种强烈的竞争心态,不停批判馆子里菜分量太少,或者"这个我也会烧为什么要在外面吃"。我爹总是说:有些东西家里烧的没这个味道。但是我当时不理解,总是很想说:因为你烧的没有馆子里好吃! :mrgreen: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火星狗
Posts: 3171
Joined: 2006-03-03 13:56

Post by 火星狗 » 2009-05-11 11:00

不婚男看完了,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话说这种嗲兮兮的说话方式很容易上瘾啊。

扁肉皮好像是福建特产,这是创新包法吧?我们这里不知道有没有?

火星狗
Posts: 3171
Joined: 2006-03-03 13:56

Post by 火星狗 » 2009-05-11 11:03

小时候每次出门吃饭我妈都有这种强烈的竞争心态,不停批判馆子里菜分量太少,或者"这个我也会烧为什么要在外面吃"。
解开了我心中的千古之谜,为什么有些主妇老爱批判馆子。Knowing的爹很会说话。

Knowing
Posts: 31073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9-05-11 11:08

小时候还觉得挺不满的。我们难得在外面吃顿饭,不能高高兴兴的么,干嘛非要板着脸挑剔扫兴。
不过跟主妇说句老实话,小孩总觉得别人家饭好吃,不外乎新鲜,别往心里去。也许对门家也在感慨,啊,蚕家的酒酿怎么这么好吃!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1:14

这个不完全是一回事。老一辈的总归节俭些,有些自家可以做的菜,总觉得没必要出去吃。我这个中年妇女,也很算计地不爱在英国吃中餐,法国菜或意大利菜,因为觉得性价比不高,还是留着钱到好吃的地方吃去。

邻居之间的‘竞争’,又是另外一回事 :-) 蚕是个很用心的主妇,所以我很理解你短暂的失落感。

Knowing
Posts: 31073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9-05-11 11:30

现在唯一有机会大吃POTLUCK 是去舅舅家作客,因为经常是过节时去赶上爬梯,大家带菜都很精彩正宗,各地风味都有,我的嘴又杂,各地菜都爱吃,每次都恨不得多长几个嘴几个胃。虽然我也很爱吃舅妈做的饭。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Jun
Posts: 23443
Joined: 2003-12-15 11:43

Post by Jun » 2009-05-11 11:51

Knowing wrote:小时候每次出门吃饭我妈都有这种强烈的竞争心态,不停批判馆子里菜分量太少,或者"这个我也会烧为什么要在外面吃"。
这话我过去好象说过了: 小K 你妈妈跟我妈妈是不是童年失散的亲姐妹?
Wonderful things can happen when you sew the seeds of distrust in a garden of assholes.
--- Raylanism per Elmore Leonard via "Justified"

qinger
Posts: 5437
Joined: 2003-12-24 15:09

Post by qinger » 2009-05-11 11:53

我也喜欢吃小馄饨,对大馄饨一般般。我们那里的大馄饨菜肉的居多,小馄饨则是全肉馅,最多加点虾仁。
北方同学不理解--小馄饨不就是个皮子和眼屎大点肉,能好吃到哪里去?
我老家吃大馄饨要配上专门葱酱油,就很香,那个是点睛之笔。
现在偶是胡军的扇子。

豪情
Posts: 18287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9-05-11 12:13

某人的妈妈也是这样, 老是说这个我自己做, 材料下得足多了诸如此类.

作为一个偷懒的主妇, 我在外面一点也不挑. 只有某人时不时要鼓励我说, 这个你不是也做的很好么. 我可不接这茬. :mrgreen:

小孩子爱新鲜倒是真的. 我们宝宝到别人家是坚决不肯回家的. 非常之没有面子.

我觉得我在吃上非常的OPEN,什么都有兴趣, 也总能找到喜欢吃的. 但是生病的时候就打回原形, 一心念着从小生病时候的COMFORT FOOD了. 做了自己吃, 别的啥都不要, 打发某人和宝宝自己到外面去吃.

Knowing
Posts: 31073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9-05-11 12:28

Jun wrote:
Knowing wrote:小时候每次出门吃饭我妈都有这种强烈的竞争心态,不停批判馆子里菜分量太少,或者"这个我也会烧为什么要在外面吃"。
这话我过去好象说过了: 小K 你妈妈跟我妈妈是不是童年失散的亲姐妹?
一定是失散的identical twin. 我妈的亲姐妹都不这样。我姨菜爱做菜又做的好,每顿都弄五六个。当然可以说是境遇造就了性格--我爹和我都吃的少又挑嘴,不肯吃剩菜,长期下来做菜的那个难免失去积极性。我姨父和我表妹性格好的多,胃口大,不挑嘴,即使批评几句咸淡也都会吃光。

生病都那样,渴望小时候吃惯了的COMFORT FOOD。兴致勃勃穿戴整齐出门吃高级餐馆也是需要能量的。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豪情
Posts: 18287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9-05-11 12:35

其实想想做个主妇真是挺没劲的, 想做点什么自己爱吃的独食,还得借生病做由头. 难怪我妈妈那一辈许多阿姨, 都莫名其妙地长期身体不好.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12:47

被火星狗一问,我去狗了一下甚解:

http://roboding.spaces.live.com/blog/cn ... a=34512015

[quote]事

豪情
Posts: 18287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9-05-11 12:52

港式馄屯皮也比江浙的薄而韧.

我觉得是生病的时候肠胃特别的不配合, 一定要吃落胃的东西.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3:00

再想了想,其实我也没那么挑食(住在这里要挑的话老早就饿死了),到哪儿都想发掘点儿好吃的。可能说到真正一看就馋的,还是清淡一类的蔬菜鱼鲜。

突然想起在江西吃过的菜,食料新鲜,没什么大荤大肉,辛辣香而不油腻,很好吃。
Last edited by CAVA on 2009-05-11 13:12, edited 1 time in total.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3:05

豪情 wrote:我觉得是生病的时候肠胃特别的不配合, 一定要吃落胃的东西.
没错,最好热汤热水,清粥小菜。

家里有小朋友大概不太好意思吃独食。我则时不常跟某人各吃各喜欢的,各自便宜。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13:11

我奶奶以前最爱说的(辛酸的)笑话是,大家庭住在一起,小孩子不懂事,在饭桌上宣布:我妈妈最爱吃鸡头、鸡脚。

馄饨
Posts: 8
Joined: 2008-08-21 14:44

Post by 馄饨 » 2009-05-11 13:24

主题是我啊! :lol: :lol: :lol:
潜水员忍不住露头出来啦!

我就不嫉妒别人做饭比我好吃。 谁要是做得好,我就惦记着怎么套近乎,以后好老去蹭饭。
:action077: :action077:


对了,这个“扁肉皮” 是肉燕皮么? 说得我都馋了。
Last edited by 馄饨 on 2009-05-11 13:28, edited 1 time in total.

tiffany
Posts: 23209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9-05-11 13:26

CAVA wrote:再想了想,其实我也没那么挑食(住在这里要挑的话老早就饿死了),到哪儿都想发掘点儿好吃的。可能说到真正一看就馋的,还是清淡一类的蔬菜鱼鲜。

突然想起在江西吃过的菜,食料新鲜,没什么大荤大肉,辛辣香而不油腻,很好吃。
有啥?有啥?我好奇的追问
自由早晚乱余生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13:31

CAVA说的是啊。我们周末去朋友家,在座一对祖籍江西的朋友,就拌了一个粉丝海带丝凉菜,也比一向吃的出色得多。据说点睛的是“宁记”蒜蓉辣酱,我还有待开发。之前一次,他们俩做了一个鲜辣椒碎爆炒鱿鱼丝,我们一群人印象深刻,经常明示他们再来一次。

CAVA
Posts: 7350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9-05-11 13:34

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印象深刻的有荷包辣椒,有点虎皮辣椒的意思,辣椒软嫩带脆,不最辣,和豆豉炒。一种江里的小鱼,焦、香、鲜、辣,不知道怎么做的。柚子皮和辣子、姜腌了当小菜。还有很多江鲜,好象还有笋。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13:46

那个小菜我也吃过的,橘子皮、鲜姜片、辣子,还有豆豉。呜……

我有个姑姑现在还住在江西,有时她女婿出差,给我们家带家里做的风鸡、糟鱼。上次我妈还有心违法给我夹带糟鱼来呢。

lvxiu
Posts: 170
Joined: 2006-07-16 19:27

Post by lvxiu » 2009-05-11 14:29

馋死我了。
左手有鸡右手鸭!

晒太阳的猫
Posts: 236
Joined: 2004-06-08 8:33

Post by 晒太阳的猫 » 2009-05-11 14:39

这个粉丝海带丝,看着很心动啊。 :love011:

对了,我同CAVA,我现在特别馋的,也就是新鲜的蔬菜(特别是鲜嫩的春天的菜,不是美国种成大白菜大小的小白菜)鱼鲜一类的。大块儿肉什么的,没有年轻那会儿那么馋了。

豪情
Posts: 18287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9-05-11 14:43

本来家里两个人是一票对一票, 宝宝现在和爸爸一个口味, 就落下风了.

我们家里也是把大肉留给孩子们. 我们大了一点开始抢脖子头脚鱼头/尾吃, 恍然大悟说, 原来爸爸妈妈说着把好吃部位让给我们, 其实他们吃的更好. :mrgreen:

Knowing
Posts: 31073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9-05-11 14:53

晒太阳的猫 wrote:这个粉丝海带丝,看着很心动啊。 :love011:

对了,我同CAVA,我现在特别馋的,也就是新鲜的蔬菜(特别是鲜嫩的春天的菜,不是美国种成大白菜大小的小白菜)鱼鲜一类的。大块儿肉什么的,没有年轻那会儿那么馋了。
你还算没有新鲜蔬菜吃!嫉妒的说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陆念
Posts: 79
Joined: 2005-05-10 17:30

Post by 陆念 » 2009-05-11 15:05

silkworm wrote:我奶奶以前最爱说的(辛酸的)笑话是,大家庭住在一起,小孩子不懂事,在饭桌上宣布:我妈妈最爱吃鸡头、鸡脚。
我小时候一直以为我爸爸爱吃鸡头鸡脚,我妈妈爱吃干巴巴的鸡胸,所以我只好替他们吃不爱吃的鸡腿 :action077:

qinger
Posts: 5437
Joined: 2003-12-24 15:09

Post by qinger » 2009-05-11 15:23

我从来没觉得鸡腿好吃过。
从小我家的鸡头鸭头鱼头都是我吃。只不过鸡头鸭头看起来很恐怖,需要大人帮忙剔开。
现在偶是胡军的扇子。

小汉
Posts: 54
Joined: 2009-03-28 8:28

Post by 小汉 » 2009-05-11 17:15

[quote]事

火星狗
Posts: 3171
Joined: 2006-03-03 13:56

Post by 火星狗 » 2009-05-11 17:25

周末我终于去中国店买了“真味”牌扁肉皮
指,蚕那里能买到,LA肯定没问题,是不是古法手工制作就要看生产厂家了。我这里很可能没戏,酸溜溜的说。

森林的火焰
Posts: 2913
Joined: 2005-09-08 9:45
Contact:

Post by 森林的火焰 » 2009-05-11 18:32

非法夹带糟鱼这事儿,我那天听实验室的博后说了个故事,他太太家是波兰移民来的,很有些个东欧亲戚。有一个特别牛的,往加拿大带家制香肠。机场有狗,他就手里夹一小块儿,狗刚往起迎他就作很亲热状拍拍狗头,顺手把香肠喂给狗一块。狗被训练的时候不都是完成一项任务就领赏么,领了赏就不再叫唤了。狗吃了这块儿香肠,就以为是发过赏了,乖乖不叫。我听完,觉得这人实在是胆大心细,太神了。万一那狗那天不识赏,就有大麻烦了。
http://harps.yculblog.com
搬家了搬家了

ruby
Posts: 620
Joined: 2003-12-06 19:55

Post by ruby » 2009-05-11 18:43

蚕这篇写得真好看传神。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1 20:38

小汉说的,我隐约记得看过什么文章,有类似的形容。郁达夫去福建做事后写的?还是舒婷写的?记不真切了,需要查查看。

因为这个缘故,我买真味牌扁肉皮时,还认真看了看成分,发现没有我想象的猪肉的成分,只有面粉鸡蛋和水。

哦,查了查,果真是郁达夫(《饮食男女在福州》):
……在这里只想说一说叫作肉燕的那一种奇异的包皮。
  初到福州,打从大街小巷里走过,看见好些店家,都有一个大砧头摆在店中;一两位壮强的男子,拿了木锥,只在对着砧上的一大块猪肉,一下一下的死劲地敲。把猪肉这样的乱敲乱打,究竟算什么回事?我每次看见,总觉得奇怪;后来向福州的朋友一打听,才知道这就是制肉燕的原料了。所谓肉燕者,就是将猪肉打得粉烂,和入面粉(实为\"地瓜粉\"编者),然后再制成皮子,如包馄饨的外皮一样,用以来包制菜蔬的东西。听说这物事在福建,也只是福州独有的特产。
我目前的认识是,扁肉,类似馄饨,扁肉皮里没有猪肉。掺合猪肉的是肉燕皮,包了馅料,叫扁肉燕,或肉燕。

大家指正哈。

Knowing
Posts: 31073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9-05-11 21:25

我从小吃的从福建捎来的燕皮都是掺肉的。不然没韧劲。我一直以为是搀鱼肉,但是后来听说是掺猪肉敲的极薄。干的时候透明而脆,非常薄。包时沾水,很费事。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森林的火焰
Posts: 2913
Joined: 2005-09-08 9:45
Contact:

Post by 森林的火焰 » 2009-05-11 21:38

搀鱼肉的也有,鱼皮饺就是么,不过好象就不是福建特产了。
燕皮或者可以直接切碎,滚在湿的肉丸子外面碎茸茸的煮了吃。
http://harps.yculblog.com
搬家了搬家了

小汉
Posts: 54
Joined: 2009-03-28 8:28

Post by 小汉 » 2009-05-11 22:54

……在这里只想说一说叫作肉燕的那一种奇异的包皮。
奇异的包皮,以后谁还敢吃!

saveas
Posts: 872
Joined: 2005-07-02 5:33

Post by saveas » 2009-05-11 23:06

肉燕皮切切丝加点青菜可以煮个汤,跟方便食品似的,汤很好喝。我去年去福州玩儿的时候带了几盒肉燕皮回来。

笑嘻嘻
Posts: 20158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9-05-12 0:32

蚕博写得真好看,本来我想录入一篇来应个景,结果晚上又都看电视了。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2 11:15

小汉 :mrgreen: 。我昨天引用这一段时,还想呢,多亏恶人谷不是在国内,不然非得被“敏感词“了不可。

笑嘻嘻,看了啥电视?

我今早跟我妈打电话,说起这馄饨和烤鸡的故事,我妈笑得咯咯的。

笑嘻嘻
Posts: 20158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9-05-12 11:24

Dhani tackles the globe,然后是去年拍的地心旅行。
但显然咱们也没被国内封了哈。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tiffany
Posts: 23209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9-05-12 11:54

靠,你们就不能念叨点儿好事儿!我封建迷信的说。
自由早晚乱余生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2 12:10

白金,文明用语!小心你们家阿土仔学舌。我们家爸爸已经被他闺女治了好几次了,现在用语文明多了。哈哈哈。

猫咪头
Posts: 403
Joined: 2003-12-05 9:38

Post by 猫咪头 » 2009-05-12 12:14

蚕博这样温柔写来,还挺好看。

从头上遮着粉红沙巾的小姑娘,变成大眼睛“我们家嘟”的好妈妈,怎么突然会跟L阿姨有了共鸣,那可是小时候看了都快笑出声的人物。

我们这一代,比起上一辈妇女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小时候都以为会过天差地别的生活。现在呢?
MMT

silkworm
Posts: 4776
Joined: 2004-01-09 20:45

Post by silkworm » 2009-05-12 12:36

啊,我显然从来没有志向高远过,从来没有憧憬过天差地别的生活。我倒是觉得,能比上一代人好一点,就是一份收获了。而有了孩子之后,更加常常感叹,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上一代人真不容易。

当然,我跟我妈显摆我的育儿经,引得她检讨当年对我们做得不够,我还是很欣慰的。呵呵。

tiffany
Posts: 23209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9-05-12 12:39

是啊,生活方便很多啦,出门有车,打开水龙头就有热水,门口一堆馆子可以买饭吃,衣服有洗衣机,家务劳动的强度已经降到很低了;要是还不愿意做,还有钟点工可以雇哪!
自由早晚乱余生

Post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