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杂感

入得谷来,祸福自求。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回乡杂感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03 23:08

1)免疫系统
我在炎热干燥的南方呆惯了,回到冬天的北方,我许久不动的免疫系统决定起来活动活动,我病倒在床上高兴地想:看来我得癌的几率又低了一点。她活动完了,轮到我起来活动活动,我因为在抗癌的旅程上又前进了一步,一高兴就往人多的商店跑,还没来得急买什么呢,她又决定起来活动活动。等她再次踏实下来,我也老实了,决定此行单吃不买。

2)火龙果
我侄女是这样一个小东西。她有魔法,凡经她手指点过的东西,一下就变得脏兮兮皱巴巴的。她用彩色橡皮泥做了一盒子小创作,第一天就拿给我献宝。我一看大吃一惊。所有的创作体积都非常小,但是非常有细节。而且细节非常有意思,比如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和动物是白眼球上长黑(深色)眼珠,她的创作里多数都是黑眼球上再加更小的一个白眼珠。一个小人钓鱼,小人坐在地上,玫瑰红色的脑袋,两粒黑眼睛,大的明黄嘴巴,身体四肢都是桔黄色的。不到一厘米长的鱼竿尽头用黄色小球固定了一小段线,线的另一头是一条两个芝麻大的翠绿色的小鱼。鱼虽小,也长着两粒黑眼睛。还有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是一条蛇,弯弯曲曲三厘米长,深玫瑰红色的身体,上面点缀着深蓝色的芝麻粒大的斑点。不错,蛇也有两个黑眼睛。蛇头处伸出一小截用牙签撅出来的小棍,上面长着长长明黄色分了两个叉的舌头。我每看一件就哈哈大笑,最后特地把这两件小型代表作随身携带,带到这边的家里收藏。
我在北方长大,南方的风物对我都是稀罕物。这次回去第一次吃火龙果。火龙果是这样一种东西,它的颜色搭配和我侄女的创作风格一致。它的球状外壳是嫩粉红色的,上面伸出来的触角一样的硬毛是嫩绿色的,切开之后,能吃得瓤是浅灰色的,瓤里均匀布满芝麻大黑色的小籽。原来这样的颜色搭配自然界也是有的,是我少见多怪了。

3)报应
我们俩很幸运,两边家里都给我们留着房间。(我越长大,越觉得我之所得,我从前觉得理所当然的一切都属幸运。)作为成年子女回到父母家,我们觉得我们有天赋的指手画脚的权利。我们给家里买我们认为是必需品,父母认为是累赘品之后,开始用这些必需累赘品给家里大扫除。我妈见我刚回去第一天,时差还没倒过来,就开始鸡飞狗跳地革命,又不舍得说我什么,只好神色紧张地紧跟我身后,生怕我把她的什么宝贝给扔了。当然她又不好意思跟着某人。其实我还是很客气的,要扔什么都先问半天的。一天半之后,我妈长叹一声,“真是报应。当年我回我妈家也是这样。打扫半天累得贼死,一个几角也没打扫出来。”那我们不一样,干一会儿,就拉着我妈非让她承认,“你看你看,干净了吧?干净了吧。”我妈敷衍了我们之后,跟我嫂子说:“这要是半年回来一次,我不用请小时工了。”

4)聚会
纯女性聚会很快活(,如果某人列席了就很不快活)。女性所关心的一般话题都是世界性的:8卦,包括明星8卦,认识人的8卦,不认识的人的8卦;衣服、首饰,同类话题还包括头发、皮包、鞋子、皮肤、身材、化妆、减肥、护肤;还有一大类是婚姻、感情、孩子类。总而言之,这个单子可以很长,并且可以继续延伸到房子、车子、手机。这些话题,女同胞们完全不需要有共同的生活经历,就能说到一起去,所以少有冷场的时候。
男同学聚会的话题都跟各个男同学本人的目前生活息息相关。如果大家一直联系比较紧密,关系比较亲近,那么就忆往昔、对比今朝:你那个时候怎么样怎么样,哇,你那个时候怎么那么怎么怎么样,你现在又怎么怎么样。我那个时候和谁谁谁怎么怎么样,后来我们俩又怎么怎么样,现在他又怎么怎么样。那简直像个小说8卦会,实在好玩。
如果时间真的长了大家都疏于联系了,每个人都表现出一个言多必失,浅谈自己的态度。这样的聚会不单是沉闷的,更可怕的是让人感慨从前的意气少年现在都是中年人了。这比我自己在网上胡扯中年危机感觉可逼切多了。

5)电视连续剧
我回国前决定,我不看电视。看电视是一种非常没有趣味的习惯,并且高投入低产出。我上上次回国,没少看电视连续剧,结果所有的故事都留下悬念,这么多年一直都悬而未解。
但是电视连续剧是这样一种东西:一看就会被套牢。我不开电视,自然有人开。而且在公婆家的时候,看电视不失是一项大家都能共同参与,增进感情和话题的益智活动。结果到最后我天天看电视连续剧,包括到外面玩住旅馆的那几天。
第一大感受:耶!现在电视里好看的人真多啊!我在外面就是眼光浅,没见识。统共就那么几个亚洲人可见。这一看电视,一下子把我对亚洲人的“好看”的标准提高的好几大级别。(我从前都没做过追星族,所以我都不好意思把我的“新”发现的漂亮男明星端出来。不好意思了一天,还是得写啊。)首先,天龙八部里面,我从前看书的时候从来对段誉这个面嘎达不感兴趣,结果连续剧里,林志颖比我想象的段誉可强多了,让我大感兴趣。然后,从前郭富城刚成名的时候,我觉得他那副发型、样子像个街上的瘪三。这次看了《廉政行动组》,郭富城演个又傻又憨的漂亮小伙儿,把演对手戏的朱茵比得差好远。眼睛比朱茵大,皮肤晒得黝黑,还比谁都光滑。最后嘛,是《坐庄》里的贾一平。大家都没听说过吧,说明他不红,他不红说明他长得不够漂亮。不过我觉得这个电视剧选角非常合适。这个贾一平长得像李连杰和陈道明的综合,再漂亮一点。也不知道这个剧,管服装的是谁,一开始老喜欢给他穿深色小立领衬衫,戴一副墨镜,在室内也戴。一幅小家碧玉的气质。最有意思的是,剧中很多人觉得他无耻,当着面破口大骂他,他就微微一笑说,“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你不会看不起钱。”然后把墨镜戴上。我每次看到这种场景(好像还经常出现),就觉得特别逗。我开始觉得这个贾一平,没有一个大明星的那种漂亮劲儿,但是剧中的其他人,包括女一号都是中人之姿,就显得他好看了。我后来又想到我从前有个同事长得有点像他,就觉得特别现实了。现实生活中,当然是多数人是众人之姿,少数人好看了。我那个同事好多女同事喜欢,包括女领导。后来有阵子他比较失意,我记得也是因为逆了女领导的意。后来他去找工作,回来坐在我跟他的好朋友边上的电源上说,招聘会上有个什么什么公司让他马上去,做什么什么。我们说那你去啊,那工作多好啊。他就在那儿磨叽,我灵光一现,指着他哈哈大笑:招你去的那个人是个女的!总而言之,贾一平比我从前的同事可漂亮多了,把身边的女同事女领导都迷得五迷三道的,也是很说得过去的。
第二呢,就是电视剧都是同一部几个电视台一起放,有的快,有的慢。像《天龙八部》这样我知道首尾的,倒是正合适。但是《坐庄》就看得极其前言不搭后语。我跟某人都是没有耐性每天去找同一个台的人,拨到哪儿算哪儿。《坐庄》里又全在炒股,情节上也就没有什么明显的前后变化,我跟某人经常奇怪地互相问:怎么回事儿?昨天这个女的不是还在骂贾一平小人吗?怎么今天要跟他结婚?这是不是前面的一集?过了两天,这两个明显闹翻了的人互相在会议上唱反调,很像联手一红一白地给大领导下套。我们又互相问:怎么回事儿?这个好像是很后面的一集啊?怎么他们俩好像又好了?这又成为上一年度一大悬疑,以至于某人回来前想买《坐庄》的DVD背过来,但是被我断然拒绝。

6)冬天的北京
我回去的时候大雾,车在高架桥上转弯的时候,四下里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大家都说是污染严重,雾散了之后,天空是一种惨淡的灰白色。略到郊区农村,方形的田野四周,作为防风林的整齐的白杨树,一排一排,瘦高笔直,所有的树木像军队一样一模一样高。树干根部,刷着齐腰高的白石灰粉来防虫。远远望过去好像比着线画的一样齐。每隔不远,树上就有一个很大的鸟窝,在冬天光秃秃的树枝上非常显眼。我忽然觉得熟悉。我记忆深处的北方的冬天就是连日的灰色的天空,黯淡的淡白色的太阳,很小的一个挂在层层的枯枝之间。跑越野的时候,风极大,操场有些角落瑟缩着一群瘦小的留鸟。那时候写作文喜欢用“铅色的天空”这样的词汇,“铅色的天空随时会飘下雪来”。后面几天一场大风把云雾吹尽,天空湛蓝,一丝云也没有,从塔楼高处可以轻易看见西山。我站在窗口的时候,老在等待隐约有鸽哨响起。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终于明白我的学生时代一定经常在晴天里听到鸽哨。那些站在宿舍窗口,边吃东西边看一操场的学生打球、跑步的日子。那些晚饭后不想学习,溜达到学校边上的小山坡上,古塔旁边的日子,看坡下平铺开的灰瓦旧屋顶,总有保存着老嗜好的人养的一群鸽子在盘旋着飞。那些端着饭盆和朋友偷偷顺着钢架梯子坐到实验楼顶的日子。那些日子大概全有鸽哨在响。很多我认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早就忘记了。更多的,我甚至没有想过需要不需要记起的,我以为我会永远生活在其中的生活,居然也离我远去了。因为忘记,我甚至没有机会表达一下舍不得。遗忘让我在自己的故乡像一个异乡人一样反复温习过去。

7)霾
每次我冬天到深圳就觉得很心旷神怡,尤其是在从机场进市区的高速公路上。第一次我们去深圳,某人问朋友,深圳到处都是雾蒙蒙的,是污染吗?朋友答:是水汽,空气潮湿。我们就信了。然后我就出丑了。我是这样形容从机场到市区的:到处都是山,山上都是树,树都是绿的。“水气朦胧。”到处都在开花,桂花还在开,风里都是香的。我的深圳朋友问我:你这说的是深圳吗?后来我就大言不惭地卖弄我的学问,说这里绿化多好啊,空气潮湿。周围人一起笑我,说那不是水汽,那是细小的灰尘颗粒浮在空气中,叫做“霾”。粤语叫做“阴霾”。噫,这个词我听说过,小的时候听粤语歌曲,谭咏麟常唱啥啥阴霾。我历来秀才念字读半边,把这个字读“狸”的。猜测这个阴霾要么是阴云密布的意思,要么就是指淋成落汤鸡的狸狸的小样儿。这件事情告诉我们,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相辅相成的关系。不到南方来光在北方,没有见过,如何知道什么是阴霾呢。不知道从前书中写的瘴气跟这个又有什么关系没有。

8)的哥
这是个北京话是不是?就是出租车司机的意思。我对北京的出租一直抱有不良印象,从前简直没个都是大爷款。这次回去感觉好的多,碰到不少很和善的司机,也有少数仍然保留着“我不是伺候人的”大爷脾气。北京的的哥喜欢讲话,只要有个男的坐在副驾驶,多数的哥就开始讲话。我出国前的哥们可喜欢评论时事政治,政府,警察了。这次回去,大家都不谈这个了,改谈自己的生活了。自己的工作、孩子、拉过什么人、什么地方新盖了楼。普遍话题从激进的政治生活向平庸的普通生活的转移,是不是表现了社会对个体尊敬上的提高?我不知道。大概是当年我出国前的固有的偏见,我不是特别喜欢北京的的哥,觉得他们颇有些人欺生。这些年好些,但是多数也是人一上车就问:您说怎么走。好像摆下一道一样。深圳的的哥也都是移民,我碰见的多是湖南、湖北、东北、河南一带,民风骁勇的人物。这些人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信徒,坐在副驾驶感觉惊心动魄、险象环生,又次次都能左冲右突、化险为夷。深圳的出租价钱贵,移民的哥的生计问题却像所有的移民一样解决得不那么轻松自在。一辆出租车通常是两个人开,一个开白班一个开夜班,一人一份执照。有次我去广州火车站。到了火车站的路口,司机伶俐地收起一张执照,拿出另一张换上,我定睛一看,名字都换了,没好意思仔细观察照片是不是能跟人对上。北京的的哥问过了你想怎么走,遇上堵车,多半泰然自若,跟你一起抱怨城市交通状况不好。少数好心的老油条会在小胡同里左拐右拐,把你“搁”在相对方便的地方。基本上每个人都对这个城市的规则掌握熟练,觉得自在,有话可说。深圳的的哥也有不少喜欢讲话,评论市政的,这点上和北京的的哥有点像。最大的不同是他们的移民特征特别明显,一边开车一边用对讲机跟老乡通讯、问路、指路。碰上堵车,里程表上数字跳的虽快,但是他们比乘客恨不得还急。他们每一个都是时间就是生命的代言人,一身都是匪气。几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一天之中坐的出租都是湖北人,我坐在副驾驶,正对着他们的驾驶执照。第一辆车的司机姓“阴”,第二辆车的司机姓“阳”,让我这个在一个城市出生,在一个城市长大的井底蛙大开眼界。
我一直听说上海的出租司机最好,不会故意绕远骗人。上海我长大以后没有去过,某人这次回去出差,回来给我讲他打车从A去B。司机对他说这么远打车不划算,我把你放到地铁口,你坐地铁到哪哪哪,从那儿再接着打车吧。盛情难却,某人中途转换地铁。上下班时分的地铁挤得简直需要有人在外面把要上车的人往里推。
最后一则,不是关于的哥的。还是某人,和朋友去杭州。要去一个地方不认路,问路边一个老大爷。人家很热情。给讲完了,某人和朋友转头就招手打车。人老大爷在边上又说了:“走过去就十几分钟,打什么车啊!”语气痛心疾首,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败家子!

9)一个北方人的大惊小怪
我坐在深广线上飞驰,看到车窗外起伏的绿色丘陵上有小小的房屋模样的建筑,比正常的房屋小很多。忽然醒悟,大力推某人,兴奋地叫“是坟!”眼见为实,我一直以为香港电影里奇形怪状的丧葬礼仪,既像矮房子又像沙发的陵墓都是香港人瞎胡编的。

10)四海一家
很多年以前,IBM曾经出过名为“四海一家”的一系列广告,主题其实是宣传Internet的。不过几年间,Internet的实用性之普及早就让其失去了令人兴奋的神秘感。我下面要讲的呢,是我的手机。欧洲和中国早就有使用充值卡的 GSM 手机业务,而且手机可以随意更换SIM卡。都是为了方便付费:可以随时随地购买充值卡。美国总是和别人不同,比如欧洲和亚洲都风行的短信业务,美国只有在American Idol选拔赛这样场合,大量观众需要同时投票时才会使用。我去年年初新换的手机才是可以换SIM卡的 GSM phone. 这样我的手机只需要购买一只当地的SIM充值卡就能在欧洲和中国使用了。我这次回去就是这么做的,上次回国还需要特地在国内买一只手机。为此我很兴奋。不过回国之后唯一对我的手机发表过见解的是一个小老板。他说:“你看他们美国回来的人都很朴素啊,用的手机都是方方正正不花哨的。不比这里大家一见面先拿出手机来比一比。”我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们也攀比。”有人的地方就有攀比。我的感慨是国内手机话费真贵真够贵。再加上漫游和长途费,我没打几个电话,根本没用手机聊过天,50人民币转眼就花光了。后来都改发短信了。
通讯就是为了缩短大家之间的距离。本质就是全球性的。但是好比有人的地方就有攀比,人生产出来的产品就有利益关系。通讯业因为公司利益,国家利益的原因总是在地区性垄断性和全球性之间拉锯。在Internet出现之前,法国电信早就把类似产品minitel普及到家庭用户。minitel使用电话线上网。大家可以在上面查信息,聊天。但是minitel的绝对的地区性决定了最终这个封闭的系统一定会败给开放的Internet。
回耷拉死的飞机上,我们后面的一个美国妇女聊天说从北京飞果真远真辛苦。问我们住哪里?我们说了市名,她高兴地说她父母也住那里,我觉得这个回答很特殊,就问那你住哪儿?她说我住北京,我在国际学校教书。我也就高兴地对着说,我父母也住那儿。她问我们耷拉死哪里可以买到SIM 芯片,这样她在北京买的手机可以在美国用了。我们的需求是反方向的,在美国买的手机,在中国买充值芯片。预付费的手机充值卡在美国还是个罕见的新鲜事儿,我们也不知道,只能指点她去卖手机的几个地方去试。回来上班后看到新闻里几大无线运营商都对预付费的无线业务极感兴趣,听说Walmart也有极大的兴趣。希望她能买到。希望将来的通讯会更方便更自由。

11)要吃不要命
这次回去我们在广州去吃大名鼎鼎的顺德鱼生。三个人一条鱼吃不完,惜点的是虾生。新鲜的生虾是淡甜味的,去掉肠线,用一个圆冰盘托上来,好吃新鲜得不得了。我兴奋地一头一头接一头地抢着吃。第一头虾下去之后,我嘴唇开始疼,我以为是蘸料里芥末放多了,没往心里去。一盘冰镇虾吃到一大半的时候,我的胸闷已经发展到不能忍受,后心开始疼痛。我有吃涮过的半生龙虾过敏的经验,知道这是过敏了。不过龙虾比小虾力道大多了,那次我是在自己家里,吃了两片就只能平躺了。我当时一边吃一边不由自主地歪七扭八,某人那天是大厨,非常不满意我对满桌龙虾的反应,怒斥叫我坐好了吃,直到我忽然醒悟这是过敏反应。废话少说,我对某人和惜说,我过敏了。其实我真没有别的意思。惜姐姐马上说先吃点别的,歇一歇。我就继续喝鱼头汤,吃西洋菜,喝虾头粥。同时惜和某人都很客气地也停下来不吃虾生,等我。一盏茶的功夫,我感觉好了,继续开始吃,惜和某人都很斯文地又吃了少量。我则厚着脸皮抢着在第二次反应出现之前,狂性大发,飞快地把剩下的虾生都咽到肚子里去了。Helen曾经骇笑过一个要吃不要命的例子。不用笑别人,我自己就是一个。

12)饭桶
还是吃。我这次回去不付我望,吃了很多好吃的东西。我总结了一下,从前我活在北京的时候,上学,人穷,没怎么出去吃过好东西。另外就是当时经济也不如现在活跃,没有那么多饭馆,饭馆之间的竞争也就没有现在激烈。这次回去吃的感想是:我从前吃的都不配叫中餐。粗浅,太粗浅。味道都是直来直去,咸就咸,甜就甜,酸就酸。这次回去中餐可以精妙到味道细腻曲折,一到味道之后,还有后一道,还有后一道,除了好吃又形容不出是什么滋味的地步。亲身体会到什么叫做食不厌精。
第一天早上在我婆婆家吃早饭。奇哉怪也!蒙牛的牛奶比美国的牛奶奶味儿重,怎么连鸡蛋的蛋黄也比我们家里的大。我当时就喝了两碗牛奶,吃了两个鸡蛋,来做研究。后来越吃越好,嘴巴马上就养刁了。迅速从什么都好吃,发展到有很多东西不好吃的程度。最后一顿好吃的是在深圳的粥铺。吃潮州功夫茶,叫伙计到外面买湛江的烤生蚝,粥铺里做的是客家的粥,自己选往粥里放的料。Andy选了虾和小鲍鱼仔,说是这样的粥甜。小鲍鱼仔卖光了。虾粥一上来,Andy忙着把粥里的虾乘出来放到我碗里,说道虾不能在粥里就泡,会老的。惜和5空说看一个地方早茶做得好不好,就看他的虾饺和河粉做得好不好。我历不爱吃虾,不明白虾饺能怎么好吃。结果先是在广州吃了虾生打开眼界,后来又在深圳的粥铺里明白虾做的新鲜是面而甜的,并不是像我从前吃的虾都是一砣一砣硬硬的肉。
去年有一次,我和某人坐在达拉斯的中餐馆里讨论去意大利玩。某人也不知道从网上什么地方看的文章总结道去意大利就是白天看庙,晚上睡觉。我大怒:放屁!去意大利就是去吃的!我正说这话的时候,服务生正好端菜上来,某人很替我脸红地马上给我打眼色。我大言不惭地放声说:“我不在乎别人把我当饭桶。”结果不用去意大利,饭桶在哪里都是饭桶,我这次回国就先做了饭桶。



最后,感谢带我各处跑陪吃陪喝陪玩的各位热情善良美丽美女。你们让我这次回国非常的快活和值得。谢谢。
Last edited by 笑嘻嘻 on 2005-02-24 23:25, edited 36 times in total.

花差花差小将军
Posts: 2374
Joined: 2003-12-09 15:11

Post by 花差花差小将军 » 2005-01-04 10:16

那你回去前有没有打啥预防针呢
脚翘黄天宝
光吃红国宝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04 10:31

没,我从来不打。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04 10:34

我敏锐的注意到笑嘻嘻她老人家的免疫系统乃是女性,难怪啊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04 10:38

小白,我是经过慎重思考,觉得她是女性的。 :-D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0 10:59

真可爱,然后呢? :-P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10 11:11

然后我还在倒时差。 :wink:

小涵
Posts: 790
Joined: 2003-12-05 19:46

Re: 回乡杂感(3)

Post by 小涵 » 2005-01-10 12:15

笑嘻嘻 wrote:我们给家里买我们认为是必需品,父母认为是累赘品之后,开始用这些必需累赘品给家里大扫除。我妈见我刚回去第一天,时差还没倒过来,就开始鸡飞狗跳地革命,又不舍得说我什么,只好神色紧张地紧跟我身后,
:lol: :lol: :lol: 我也是我也是。 我连paper towel都背回去六大卷, 还有象手套一样擦灰的,专门擦地的。。。。后来发现真没我老妈用的旧棉毛裤好使。
笑嘻嘻 wrote:真是报应。当年我回我妈家也是这样。打扫半天累得贼死,一个几角也没打扫出来。”那我们不一样,干一会儿,就拉着我妈非让她承认,“你看你看,干净了吧?干净了吧。”我妈敷衍了我们之后,跟我嫂子说:“这要是半年回来一次,我不用请小时工了。”
:lol: :lol: :lol: 我妈态度极好,说,囡囡啊,你让妈妈不好意思了,下次你每周来一趟好啦。

Posts: 244
Joined: 2003-12-04 17:59

Post by » 2005-01-10 13:04

我妈是回头就问某人,你怎么能让她这么勤快了的?我20多年都不能完成的事业你怎么一年就完成了?
搞得某人跟我抱怨:你说我能怎么说?怎么说我都不对。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0 13:21

当人媳妇女婿的第一大技能就是傻笑啊,我看。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洛洛
Posts: 2564
Joined: 2003-12-05 12:35

Post by 洛洛 » 2005-01-10 13:46

我和笑大一样,家里原来住的房间一点儿没变,窗明几净,感觉自己就像师太说的某些女主角一样幸运。
我没搞卫生,不过把自己的旧书收拾了一下,发现我当时真是desperate的学习英语(不是热爱),新概念疯狂英语gre各种版本的英语教材都很齐全,全扔掉之后房间利落多了。
混坛上另一颗新星
luoluo11.ycool.com

elend
Posts: 91
Joined: 2004-03-20 19:58

Re: 回乡杂感(3)

Post by elend » 2005-01-10 14:23

我也是每次回家看到干净整洁布局一点不改还放着鲜花的房间,就深深觉得幸福 :-D

打扫倒是不做,我妈是有清洁癖滴那种人,轮不到我指手画脚。但会自做主张给他们添置东西,省得平时电话里说了他们俩就是舍不得买。结婚后变成两个人回去,我先生掏钱,爸妈更不好拦着 :lol:

狸狸
Posts: 1347
Joined: 2003-12-08 20:50
Contact:

Post by 狸狸 » 2005-01-10 19:14

我倒是一直没变勤快 :oops:
当然我妈也一直很狠,800年前我在家里的东西就已经被清光啦,还上大学的时候,放假回家就连件替换衣服也找不着了 :-P 我们家盛产冷酷的人啊
不过作为人家媳妇,我在第一技能傻笑方面还是很不错――因为实在也不会别的
Perhaps we grows very strong, stronger than Wraiths.
Lord Smeagol? Gollum the Great? The Gollum!
Eat fish every day, three times a day, fresh from the sea.

豪情
Posts: 19600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5-01-10 19:42

我变懒了, 据说结婚后两个人的生活习惯会出于逆反心理, 差别越来越大, 各走极端. 自从某人逼我给柿子削皮前先洗一遍, 然后还要挑剔我柿子盖下面没洗彻底, 我就拒绝吃柿子. 现在发展到吃桔子也要求我剥皮前先彻底洗一遍, 我终于奋起革命了.
唉这比有个有洁癖的妈还麻烦.
问一下, 火龙果不是外壳深粉红, 囊是白的吗?

ravaged
Posts: 494
Joined: 2003-12-06 0:16

Post by ravaged » 2005-01-10 20:48

很好看 :-D 豪情说的笑死人。

回爸妈家一看,花了一堆钱装修得真漂亮。特现代的厨卫,一溜挂了七八块不同油腻程度的抹布 :-D 被我立马全扔了。我妈转身又拿出一包旧秋裤。。。

:shock:

我妈看我天天搞卫生,说的话跟橙子妈说的一样。 :-P 还好某人不在。
Now that happy moment between the time the lie is told and when it is found out.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10 21:47

啊,豪情,我说的“嫩粉红”就是你的“深粉红”;我的“浅灰”就是你的“白”。另外你的意思是把外面的长触角和里面的黑籽都去粗取精了吧?
啊,我明白了,你在南方吃的时候都是100%成熟的果实。我在北方见到的,都是半熟果实运过来的,所以外壳颜色不一样。
Image
Image

豪情
Posts: 19600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5-01-10 23:13

是没提黑籽, 我觉得囊衬着黑籽显得特别雪白.
用我的郁闷换美女一笑也是值得的.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qinger
Posts: 5626
Joined: 2003-12-24 15:09

Post by qinger » 2005-01-11 12:42

这个原来叫火龙果!
我在这边的meijer买过, 一点也不好吃。奇怪, 美国的味道不对?
现在偶是胡军的扇子。

狸狸
Posts: 1347
Joined: 2003-12-08 20:50
Contact:

Post by 狸狸 » 2005-01-11 19:11

青儿显然没有关注过我们广州分舵从前那一波一波风起云涌的火龙果FB :-) 。这个火龙果,就是很不好吃的,至少我没见非华南地区的同学们喜欢过,淡而无味啊。除了我们FB吃过的,一种是紫红色瓤子,吃完象吸血鬼,一种虽然也是白瓤子,但有正常水果的酸甜味,此外市面上各种火龙果都是那样。
Perhaps we grows very strong, stronger than Wraiths.
Lord Smeagol? Gollum the Great? The Gollum!
Eat fish every day, three times a day, fresh from the sea.

园心
Posts: 483
Joined: 2003-12-11 3:24

Post by 园心 » 2005-01-12 1:20

真有意思 :-D

回贴也有趣儿 :-D

洛洛
Posts: 2564
Joined: 2003-12-05 12:35

Post by 洛洛 » 2005-01-12 9:04

我很奇怪的喜欢火龙果,这次回来大吃了,还有黄肉西瓜和榴莲,榴莲真TNND贵啊,一小盒果肉就十多元。
我还要报告一下,我和狸狸同学又私下了FB了一次,吃了很好的湘菜。(狸狸,我后来又去维多利广场的吃了一次,做得没有时代广场总店的好,服务也没有眼力价儿,你表去了),虽然是我请客,但是回程我向她勒索了三十元的士费。 :wink:
混坛上另一颗新星
luoluo11.ycool.com

洛洛
Posts: 2564
Joined: 2003-12-05 12:35

Post by 洛洛 » 2005-01-12 9:13

我飞机到家很晚,我妈还是准备好了扁豆饺子和排骨汤等着。我事前说肯定吃不下,没想到吃得很香。吃完我爸很勤快的把碗立马洗了,据我观察日日如是,不禁感叹我妈就是我妈,和我教育出来的某人真不一样。
第二天我醒得很早,五点多就起来了,在饭厅和冰箱里摸摸索索,我爸听见动静也起来了,问我想干什么,我说:昨儿的饺子呢?还想吃。――我爸就给我下饺子去了。我打开电视看心爱的PETER JENNINGS的ABC新闻。时间正好是美东的晚上。
然后我们就上街去了,一下子买了三双鞋子长靴子,我爸拿着巨大的鞋盒等,不辞劳苦的和我们继续转悠了一整天。
混坛上另一颗新星
luoluo11.ycool.com

Knowing
Posts: 32166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5-01-12 9:25

你们好爽 :shock: 昨天吃完了冰箱里最后一批我妈包的饺子...... :-( :-( :(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2 10:00

小k这个感叹真是甲之乙之呵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2 16:13

我突然觉得这个第四条感想很像男人版的珍珠变成了死鱼眼睛。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Posts: 244
Joined: 2003-12-04 17:59

Post by » 2005-01-13 5:05

按耐不住的要想,笑嘻嘻都看见什么帅哥了?

狸狸
Posts: 1347
Joined: 2003-12-08 20:50
Contact:

Post by 狸狸 » 2005-01-13 21:07

我还要报告一下,我和狸狸同学又私下了FB了一次,吃了很好的湘菜。(狸狸,我后来又去维多利广场的吃了一次,做得没有时代广场总店的好,服务也没有眼力价儿,你表去了),虽然是我请客,但是回程我向她勒索了三十元的士费。
反正核算下来还是我赚 :-P 可惜没买到什么又平又正的靓衫。
又垂涎的说,洛洛的衫都好很靓,头一次FB,我就是靠衣冠取人迅速从在场的几个人里面识别出一个建筑师的合理形象(穿的就是那双新靴子?)
对,还有LV包包。本来我们在街头已经看惯麻木了,没想到这个是真的 :!: 而且洛洛又随随便便把它放在地上,险些使它失去了我的敬慕。
FB好啊!
Perhaps we grows very strong, stronger than Wraiths.
Lord Smeagol? Gollum the Great? The Gollum!
Eat fish every day, three times a day, fresh from the sea.

狸狸
Posts: 1347
Joined: 2003-12-08 20:50
Contact:

Post by 狸狸 » 2005-01-13 21:37

电视剧是吞噬业余时间的大敌
Perhaps we grows very strong, stronger than Wraiths.
Lord Smeagol? Gollum the Great? The Gollum!
Eat fish every day, three times a day, fresh from the sea.

pomo
Posts: 657
Joined: 2003-12-13 0:34

Post by pomo » 2005-01-14 1:03

狸狸 wrote:对,还有LV包包。本来我们在街头已经看惯麻木了,没想到这个是真的 :!: 而且洛洛又随随便便把它放在地上,险些使它失去了我的敬慕。
FB好啊!
我仰慕地想象洛洛将LV顺便放在地上、顺便解开三颗白衬衫扣子的洒脱建筑师形象……
俺羞愧的想起当年第一次穿华伦天奴的靴子,见人都恨不得把裤腿提起来显摆那个V字 :oops:

狸狸
Posts: 1347
Joined: 2003-12-08 20:50
Contact:

Post by 狸狸 » 2005-01-14 2:50

顺便解开三颗白衬衫扣子
这个是不是过了啊过了 :twisted:
Perhaps we grows very strong, stronger than Wraiths.
Lord Smeagol? Gollum the Great? The Gollum!
Eat fish every day, three times a day, fresh from the sea.

CAVA
Posts: 7871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5-01-14 2:58

我是把陪我妈看电视讲闲话当献孝心行动来着,可是好看的大陆连续剧似乎不多:宫廷剧老一套,武打戏基本是奇装异服比赛,都市言情剧里人人都住别墅、开高级车(不明所以的外人看了以为中国老百姓全这么富裕呢),随便找个男人手拿红酒杯念两句台词:我们拿这一千万怎么怎么投资,就表示该人是富豪了 ― 也得有人信呐。

pomo
Posts: 657
Joined: 2003-12-13 0:34

Post by pomo » 2005-01-14 3:54

狸狸 wrote:
顺便解开三颗白衬衫扣子
这个是不是过了啊过了 :twisted:
自裁先 :action077:

洛洛
Posts: 2564
Joined: 2003-12-05 12:35

Post by 洛洛 » 2005-01-14 7:25

我妈心不在焉的追着孙红雷的《我非英雄》来着,好像还行。
混坛上另一颗新星
luoluo11.ycool.com

helenClaire
Posts: 3137
Joined: 2003-11-22 20:12

Post by helenClaire » 2005-01-19 11:35

周围人一起笑我,说那不是水汽,那是细小的灰尘颗粒浮在空气中,叫做“霾”。粤语叫做“阴霾”。噫,这个词我听说过,小的时候听粤语歌曲,谭咏麟常唱啥啥阴霾。我历来秀才念字读半边,把这个字读“狸”的。猜测这个阴霾要么是阴云密布的意思,要么就是指淋成落汤鸡的狸狸的小样儿。这件事情告诉我们,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的相辅相成的关系。不到南方来光在北方,没有见过,如何知道什么是阴霾呢。
我对“阴霾”的理解和笑嘻嘻原来是一样的。还是没看清楚,那么“细小的灰尘颗粒浮在空气中”,显然没有细小到肉眼看不见,是从来如此,当地特有的环境特征?还是近年来工业污染造成? :roll:

Knowing
Posts: 32166
Joined: 2003-11-22 20:37

Post by Knowing » 2005-01-19 11:52

很多我认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早就忘记了。更多的,我甚至没有想过需要不需要记起的,我以为我会永远生活在其中的生活,居然也离我远去了。因为忘记,我甚至没有机会表达一下舍不得。遗忘让我在自己的故乡像一个异乡人一样反复温习过去。
这看的人都要哭了,今天精神比较脆弱。 :shock:
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19 12:20

helen,我都不知道哎。
安慰小k,没办法,我们只能活在这一时刻的生活。还有呢,总有down的时刻啦,我这两天需要经常默念我屏保上的一句立志的话以资鼓励。
云浆未饮结成冰

Jun
Posts: 25220
Joined: 2003-12-15 11:43

Post by Jun » 2005-01-19 13:22

笑嘻嘻写景色最最对我的胃口了, 是我最喜欢的风格.
There was nothing to warn anyone about. The world went on, even as it fell apart, changed irrevocably, became something strange and different. --- "Acceptance" in The Southern Reach Trilogy by Jeff VanderMeer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9 13:31

Knowing wrote:
很多我认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早就忘记了。更多的,我甚至没有想过需要不需要记起的,我以为我会永远生活在其中的生活,居然也离我远去了。因为忘记,我甚至没有机会表达一下舍不得。遗忘让我在自己的故乡像一个异乡人一样反复温习过去。
这看的人都要哭了,今天精神比较脆弱。 :shock: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小笑你老屏幕上哈励志名句?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笑嘻嘻
Posts: 21161
Joined: 2003-11-22 18:00

Post by 笑嘻嘻 » 2005-01-19 14:14

我不好意思讲。 :oops:
云浆未饮结成冰

洛洛
Posts: 2564
Joined: 2003-12-05 12:35

Post by 洛洛 » 2005-01-19 14:20

好像是因为大量发展机动车造成的。至少我看我同学人手一部也明白过来。新年那几天大家都起得很晚,街上没什么车,结果天很蓝了一阵。
不过广州人口真是增加得很快,我妈带我去了一次我家附近的城乡结合部买菜,我看着乌亚亚的拥满人的天桥,几乎没有勇气过马路了。地铁我走前还是小白领象征,可以穿比较高的鞋子搭一搭,现在如果没有交通卡,高峰期几乎没办法拥到自动售票机前面买票。
不过交通卡(广州叫羊城通)真是满方便的。
混坛上另一颗新星
luoluo11.ycool.com

ravaged
Posts: 494
Joined: 2003-12-06 0:16

Post by ravaged » 2005-01-19 14:34

i felt especially tormented this time i went back; all physical traces of everything i've cared about are gone, and i felt lost amid a thriving, forgetful metropolis, a slate wiped clean every few years. if it weren't for my parents and a few others, i wouldn't mind not going back at all.
Now that happy moment between the time the lie is told and when it is found out.

豪情
Posts: 19600
Joined: 2003-11-22 18:47

Post by 豪情 » 2005-01-19 15:35

未老莫还乡, 还乡须断肠.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9 17:53

米女说得跟动物凶猛的开头意思真正一模一样。
不过我要没心没肺的说,希望故乡不变的等待归人,乃是一个人性的soft point. 好像好多游子歌儿缅怀留在家乡的小女友,可是家乡的小女友要过自己的日子,未必见得就是痴痴不变的等。
我又发掘到林徽因情节了。
ps。这个ime真有文化!连林徽因都知道!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dropby
Posts: 10074
Joined: 2003-11-24 12:23

Post by dropby » 2005-01-19 18:19

可不. 罗大佑在鹿港小镇里唱到, 当歌者从台北霓虹灯的天空下回到鹿港, "梦中的姑娘依然长发映空". 可我怀疑她的心已经花落别家了.

CAVA
Posts: 7871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5-01-19 21:18

北京的那段写得好不动人,我都要sentimental起来。

曾在北京住了两年,印象最深的是秋冬季节的蓝天。一直跟人絮絮地说:北京的天最蓝了,让我认识了在上海时从未见过的‘蔚蓝’‘碧蓝’是什么意思。后来他们说:你很久没来北京了吧,现在天灰色的多。满大街的车,不知有多少是带尾气过滤设备的。:-(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9 21:32

北京冬天的蓝天蓝起来也总有点白茫茫的。小时候放学回家的路朝西,总分不清楚天边的那一片蓝紫篮紫的是西山还是云彩。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CAVA
Posts: 7871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5-01-19 21:37

1? 我在东八时区首次跟美东时间的白金搭上话了,颇有找到组织的感觉。:-D

tiffany
Posts: 23628
Joined: 2003-11-22 20:59

Post by tiffany » 2005-01-19 21:42

赫赫,我也幸福啊,羡慕的问道CAVA北上过节玩儿啥好玩儿的?吃啥好吃的了?
有酒有酒 闲饮东窗

CAVA
Posts: 7871
Joined: 2003-12-06 16:55

Post by CAVA » 2005-01-19 21:51

白金 :-D 圣诞节吃得很传统,火鸡加gravy,mince pie, christmas pudding等等。倒是下雪的,大家高兴了一阵子。
Last edited by CAVA on 2008-07-04 8:45, edited 1 time in total.

园心
Posts: 483
Joined: 2003-12-11 3:24

Re: 回乡杂感(7)

Post by 园心 » 2005-01-19 22:15

笑嘻嘻 wrote:1)免疫系统
后来终于明白我的学生时代一定经常在晴天里听到鸽哨。那些站在宿舍窗口,边吃东西边看一操场的学生打球、跑步的日子。那些晚饭后不想学习,溜达到学校边上的小山坡上,古塔旁边的日子,看坡下平铺开的灰瓦旧屋顶,总有保存着老嗜好的人养的一群鸽子在盘旋着飞。那些端着饭盆和朋友偷偷顺着钢架梯子坐到实验楼顶的日子。那些日子大概全有鸽哨在响。很多我认为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我早就忘记了。更多的,我甚至没有想过需要不需要记起的,我以为我会永远生活在其中的生活,居然也离我远去了。因为忘记,我甚至没有机会表达一下舍不得。遗忘让我在自己的故乡像一个异乡人一样反复温习过去。

这段可真好!!!

这种回忆的方式亦对我胃口。至怕看到那种一字一句回忆别人说过些啥作过些啥的文章,恩爱情仇历历在目,当事人越嚼越有味,俺在一边只闻到橄榄胡的酸气,越看越不耐烦。

忘记不是坏事,不然怎么成长。俺喜欢鸽哨这段沉淀的意味。 :-P 真好。

Post Reply